我算什么,也敢对生活动恻隐之心

不知道是经常自省更好,还是埋头做鸵鸟更好。反正二者对我而言都不会好受。

做了前者生活也依然陈旧不变,做了后者却总被现实狠狠扇耳光。

做个具有生命体的生物真的很累,下辈子要成为一缕风,有的吹就吹,吹哪算哪儿吧。

可仔细想想,下辈子可真他妈远啊。

这么看来,这辈子可真他妈没意思。

评论

© 逢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