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算什么,也敢对生活动恻隐之心

不好意思,去你妈的!

早起做不想做的事儿真的很痛苦
这么一对比,浪费时间真的很幸福啊

负面情绪试图讲我拖拽入谷底,而理智就站在一边稳稳的拉住我。
我仔细的端详了理智的面貌,发现它从里到外不过就透着两个字
怕死。
或许,还有更多。

很烦躁,觉得自己无病呻吟,又zqsg对现状不满。
思来想去还是因为自己每一步都走的太顺,不是有贵人相助,就是没怎么吃苦。所以只是遇到小挫折都觉得自己受不了。
就当段炼吧,吃苦的人忍耐的人多了去,怎么我就吃不了,忍不了。
没本事就受着吧,没本事就受着吧,没本事就受着吧。
彻底的自我否定未尝不是见好事。
你看,路那么长,前方又是无边黑暗。

无边黑暗中的某一天

这么看来,我这个人不仅负能量爆棚,就连自负都无法估量。
每到一个新环境就会产生恐惧和抵触,无法融入新环境就会产生焦躁。
疯狂的想逃离这种窘境,但等幻想后回到现实,从身到心满满的挫败感。
自信这种东西可以在成长中逐渐递增,也可以在成长中逐渐磨灭。
后者带来的影响,大概就是即使在工作中也觉得看不见未来。
谁不想带着轻微的苦恼,轻松的活在这个世界上呢。
穷人有穷人的苦恼,富人有富人的。
真叫众人选择,还是会有大部分人选择富贵的苦恼。
作为一个人活着,真的好烦啊。

当初最丧的时候天天入睡前的最后一件事和醒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
我怎么还没死
如果死了就好了
有什么方法能让人没有痛苦悄无声息的死去还可以让我的家人获得一笔财富

那段日子现在想起来还会勾起些残存的绝望
从醒来后度过的每分每秒,都像是在向情绪的爆炸装置里添加火药
只有入睡方能平息

这世界若有重启键一定要毫不犹豫的按下
再活一次,再活一次的话,
一定要学会冷漠和反抗
一定要避开后来会带给我痛苦的人
一定要在感到痛苦时痛哭
一定要更加自私的爱自己
从记事到现在,用了这么多年才悟出一个道理
一辈子啊,操蛋的事儿这么多,各个都他妈没我重要

就这样。

段子

赵磊第三次公开恋情时,郭子凡选择退队,说是要出国游学,小伍和老谷劝了半天,也没能改变他的想法。

末了,两人问他是不是因为赵磊,他红着眼眶,笑着点了点头,

“是,之前我一直告诉自己,只要他幸福,无论我处于什么位置,都没有关系,可渐渐的,我发现,所谓这些,不过都是看起来潇洒的谎话,所以现在,我依然希望他幸福,只是这一切,都与我无关了,我只想放过自己。”

来自一个空有脑洞没文笔的boy。

我的身躯大概已经死在这座城市里了,只希望灵魂能带着这颗脏心飞的远些,再远些,去塔特拉山下的Morskie Oko湖里洗一洗,最好可以永远存放在那儿。

想找一个地方,对面坐着不认识却守口如瓶的人,中间隔着让人看不清脸的挡板,对方安安静静的听我说话,或者抱怨,或者哭泣,或者反省,给我适当的意见或安慰。让我能转身就忘,重新在这条路上走下去。

停一下吧,偶尔停一下,别急着赶路,也要看看路边的花。

1 / 3

© 逢明 | Powered by LOFTER